当前位置: ---文化新闻----最新动态
朱绍良 野心勃勃的宋元猎奇者(组图)
发布时间:2015/1/12 17:24:52点击次数:190次    
张渥《临赵松雪饮中八仙图》卷 (局部)
康熙玉玺《渊鉴斋》
康熙玉玺《渊鉴斋》
王原祁《秋林远黛图》
朱绍良 野心勃勃的宋元猎奇者
王原祁《秋林远黛图》

  与很多从小就闻书香的藏家比起来,朱绍良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特例。移民海外,纵横商界十几载,虽然在踏进收藏圈之前也曾买过字画装点门面,但毫无兴趣可言。那时的书画于他,既空白,又陌生。从零开始,朱绍良的悟性却不低。十几年间,他有幸得到业界大家的鞭策指正,厚积而薄发,进步神速,名声逐步在收藏界传开,赢得了诸多赞誉。

  从零猎奇的玩家

  当过口腔科医生,在南方开过工厂,移民到加拿大做过贸易,朱绍良在商界摸爬滚打十几年,言谈举止风趣幽默而又稳重内敛。或许正是骨子里的不安分,朱绍良凭借南宋的《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硬是在收藏界“红”了起来。2010年,他被《收藏家》杂志评选为全球华人收藏家榜首。

  从玩收藏以来,朱绍良最欣赏的收藏家便是张伯驹,最敬重、最崇拜的鉴定家是张葱玉。他直言自己只买顶级的作品,数量上不求“多”,只求“精”。

  回想起初入艺术品市场的种种,朱绍良仍心潮澎湃。2000年,朱绍良从加拿大回国定居,筹划着继续从事自己擅长的贸易。但是,偶然与易苏昊(中贸圣佳拍卖公司总经理)的一次见面却改变了他事先设定好的蓝图。那次交谈过后,艺术品市场的火热让朱绍良这个“门外汉”动起了玩收藏的心思。抱着随性的态度,朱绍良听从易苏昊的建议开始关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宋元书画,以及《石渠宝笈》中收录的作品。在易苏昊的帮衬下,朱绍良买到了几幅书画作品,过几年又转手卖掉,赚取了一笔不错的收益。

  2003年的某天,朱绍良去找启功先生写堂号,老先生的一席话点醒了沾沾自喜的他,“你买的东西只能保值。要做顶级收藏家,就要收顶级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才是顶级的东西吗?王己千和程琦手里的东西是目前民间最好的。王己千手里的《朝元仙杖图》、《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程琦手里的宋徽宗作品,赵孟頫的《玄妙观重修三门记》,你买到任何一件都是珍宝”。

  与启功先生的一番交谈让朱绍良想一跃蹿升为顶级收藏家。此后他数次往返奔波,沟通接洽,最终买到了这件《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朱绍良又在傅熹年先生的指点下潜心学习,研究收藏而来的书画,逐个击破。无数个日夜,朱绍良泡在图书馆里、窝在书房里,跑遍世界各地的宋元书画博物馆,阅读大量的古书画资料。“突然有一天,我感觉自己的眼前豁然开朗了。现在看到一张宋元绘画,我会觉得非常亲切,如果是明清仿作一下子就能辨别出来。”

  涉身收藏虽晚,朱绍良的领悟力却很高,无怪乎圈内人都说他聪明。除了业界前辈的指导,朱绍良还在机缘下得到了启功、徐邦达、谢稚柳、傅熹年等前辈的鉴画笔记,提升了他的知识维度,拓宽了他的眼界,使他确立了以宋元绘画为主的收藏方向,并在买到张渥的《临赵松雪饮中八仙图》卷后给自己的微博起名“饮中九仙”。

  从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再到现今的著名古代书画收藏家,时间跨度仅十几载,却无不浸透着朱绍良手不释卷、刻苦自励的过程。对于收藏而来的珍品,一时的得与失,朱绍良不过分看重与计较,“前路漫漫,唯有心的澄明才最重要,它指引着我为古代书画贡献自己的那一份力”。

  富有野心的藏家

  如果说南宋的《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开启了朱绍良研究宋元书画的那盏明灯,那么郎世宁的《平安春信图》则提升了朱绍良的收藏意识、艺术鉴赏力以及对于“专家”的重新确定。

  有人说,朱绍良的藏品就是资金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富有野心的精品战略。他自己不否认,还笑言每个收藏家都富有野心,

  新金融记者 王妍妍

  作者:王妍妍
>>关闭<<     >>打印<<
友情链接:     
合作链接: